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行政复议公开
索引号: 公开形式: 主动公开
文号: 磐政复决字〔2018〕06号 公开时限: 长期公开
发布机构: 生成日期: 2018-07-16

磐安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18-07-16 字号【

  申请人曹**,男,19**年**月**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330727***********,住址:磐安县仁川镇**村。

  被申请人磐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地址:磐安县安文镇坑口村。法定代表人张余平,局长。

  第三人周**,女,19**年**月**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330727**********,住址:磐安县胡宅乡横路村。

  2018年3月26日,申请人曹**向本机关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等行政复议申请材料,请求撤销磐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作出的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2018年3月27日,本机关依法受理。2018年5月8日,本机关进行了听证审理,申请人曹**,被申请人磐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张余平、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浙江天潮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永平参加听证审理,第三人未到场参加听证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曹**征收社会抚养费所认定的违法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被申请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所认定的“2015年7月17日,两人离婚。周**于2016年8月22日不符合条件在磐安县人民医院生育第三胎男孩。根据磐安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出具的《医学出生证明》、磐安县人民医院出具的《新生儿出生记录》以及平象村村干部和村民的证词,证明该男孩为曹**亲生,属多生一胎”,该认定完全是不符合事实的,是错误的,证据也是不足的。1.2015年7月17日,申请人曹**与周**因性格不合,夫妻感情完全破裂而离婚;离婚后,双方未共同生活。而周**于2016年8月22日生一男孩,是双方离婚后一年零一个多月后生育的,根据医学生育常识,从怀孕至分娩周期为9个半月至10个月,不可能为申请人曹**所生,这是常识。因此,被申请人据此认定周**所生的该男孩为申请人曹**所生,有违医学常识,所认定的事实不清,也是错误的。2.被申请人在没有相应的证据证明的情况下,认定周**所生,证据不足,完全是主观推测的结果。申请人与周**离婚后,并没有共同生活,这是客观事实。被申请人在没有排除周**在离婚后与其他男人同居生活怀孕的可能性,就主观推断为申请人所生,其依据不足。3.被申请人唯一的依据,只不过在该出生证和医学证明上有签字。该签字是周**在该男孩出生时,因个人隐私无法办理出生证明的情况下找到前夫即申请人,申请人顾及与周**在离婚前所生的二个子女,动了恻隐之心,才去医院签字的。但该证据不能证明该男孩子系申请人与周**所生。因此,被申请人认定的违法事实,没有建立在有效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推断为申请人所生,认定申请人违法计划生育证据不足。该违法行为只能由周**自行承担,与申请人曹**无关。(二)被申请人在对申请人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之前没有告诉申请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违法事实、征收的依据及告诉申请人有申诉申辩权,对申请人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程序违法。综上,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与周**离婚后,没有共同生活,在离婚后一年多一个月后,周**所生的该男孩,系周**的个人行为,也是其个人隐私,而被申请人在没有查明申请人有违反计划生育的事实,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作出认定周**所生的该男孩为申请人曹**所生,完全是错误的,所作出的征收决定完全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同时,被申请人在对申请人作出征收决定之前没有告诉申请违法事实、征收依据、申诉申辩权等情况下,作出征收决定,征收程序违法。据此,请磐安县人民政府依法进行行政复议,作出复议决定:撤销被申请人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中对申请人曹**的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

  申请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申请人曹**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申请人的主体资格身份;

  证据二,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复印件,证明被申请人作出征收决定的事实及申请复议的程序依据;

  证据三,离婚证、离婚协议书复印件,证明双方离婚的事实。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答复人享有社会抚养费征收权。根据《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二条“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由县级人民政府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作出书面征收决定;县级人民政府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也可以委托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作出书面征收决定”之规定,答复人享有社会抚养费征收职责和权限。答复人作出涉案征收决定系合法履职行为。(二)曹**违法生育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七条规定,“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第十八条规定,“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夫妻,经批准,可以再生育一胎”。申请人曹**和周**原为夫妻关系,已生育2个女孩。如要再生育第三胎,需经法定程序批准。2015年7月17日,曹**和周**办理了离婚登记。2016年8月22日,周**在磐安县人民医院生下一男婴。在确认男婴生父生母身份关系时,曹**作为孩婴生父、周**作为生母进行了确认并领取了出生证明,并将小孩取名曹楚恒。出生证作为记载婴儿出生时间、地点、父母等身份关系的法定凭证,具有法定的较强证明力,没有相反证据不足以推翻其证明力。尽管姓氏不属判断父子关系的生物学依据,但在我国却是伦理学、社会学判断依据。如果曹**不是该孩婴生父,为何要取名为“曹楚恒”?此外,申请人所在村村民也证实了周**所生育的孩婴曹**为生父的事实。故曹**系案涉孩婴“曹楚恒”生父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申请人辩称“出于人道主义,在周**再三请求下,才冒充生父”的事实不 能成立。判定是否存在亲子关系的最好证据就是进行DNA鉴定。如申请人再肆意说谎,现答复人郑重申请县政府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亲子关系鉴定。如果申请人不予配合或不同意鉴定,则可以参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的规定处理。(三)案涉征收决定征收金额合法、合理。《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生育的,多生一胎的,对男女双方分别按照统计部门公布的当地县(市、区)上一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二倍至四倍征收社会抚养费”;该条第二款规定,“个人年实际收入高于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还应当按照其超过部分的一倍至二倍加收社会抚养费”。实行计划生育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曹**身为中共党员、村干部,理应模范守法,做普通群众的表率,但其以身试法、带头违法,在当地干群中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导致部分村民到北京上访,坚决要求相关职能部门从严查处其违法行为。同时,曹**认识态度极差,拒不承认错误。答复人根据我县2015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00元之标准及2015年度申请人担任村干部收入高于人均可支配收入部分,以及案涉情节依法作出顶格征收,既属于自有裁量权的合法行使,也体现了宽严相济的行政征收规则,合法、合理。(四)答复人作出涉案征收决定程序合法。1.执法主体资格合法。根据我局授权委托,涉案征收决定主要由仁川镇人民政府具体负责承办。案件承办人陈倩、陈亨峰等具有执法资格。辅助人员葛婷婷系该镇分管计生业务的工作人员,协助办理相关事务。2.征收程序合法。2017年10月,仁川镇人民政府在获取申请人违法生育的相关信息,经初查属实后,即依法立案,开展案件查处。经调查取证、征前告知等系列程序后,于2018年2月2日作出了涉案征收决定,并依法送达给曹**。3.征前告知并非法定程序。本案不是行政处罚案件。法律、法规并没有规定在社会抚养费征收案件中,必须要履行征前告知程序。因此,即便答复人未履行征前告知义务,也不属于违反法定程序。故曹**主张未征前告知程序违法的主张不能成立。何况,答复人已履行了征前告知义务,告知了曹**陈述权、申辩权等相关事项。综上,答复人于2018年2月2日作出的《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申请提出的复议理由不能成立,请求复议机关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复议申请,维持该征收决定。

  被申请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送达回证、送达照片各1份,证明答复人依法作出征收决定的事实、法律依据、送达情况等事实;

  证据二,立案呈批表1份,证明答复人于2017年10月10日根据群众举报对曹**违法生育立案调查的事实;

  证据三,曹**和周**身份证复印件、户籍证明、结婚登记申请书、浙江省全员人口和计划生育管理服务综合平台曹**和周**身份信息打印件各1份,证明曹**的主体资格及与周**系夫妻关系、2015年7月17日离婚的事实;

  证据四,出生医学证明、《出生医学证明》首次签发登记表、浙江省办理《出生医学证明》授权委托书、磐安县人民医院新生儿出生记录各1份,证明曹**确认其为涉案男婴“曹楚恒”生父,曹**存在违法生育的事实;

  证据五,王光明、曹桂英调查笔录(含被调查人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证明曹**所在村村民证明曹**系涉案男婴“曹楚恒”生父,曹**存在违法生育的事实;

  证据六,平象村委证明、磐安县统计局证明、仁川镇人民政府2015年度村干部工作考核汇总表、村主要干部基本报酬、信用社扣款通知书各1份,证明曹**担任该村书记、2015年我县农村居民人均收入13400元、曹**收入高于人均收入3343元,以及答复人的征收标准依据;

  证据七,征收社会抚养费告知笔录1份、曹**违反计划生育调查工作证明,证明答复人已履行了征前告知义务以及曹**认识态度恶劣的事实;

  证据八,调查终结呈批表、调查终结报告、征收社会抚养费审批表各1份,证明答复人经系列程序后调查终结,决定征收的事实;

  证据九,征收社会抚养费委托书、陈倩、陈亨峰、陶宝东、陈熠婧行政执法证复印件各1份、葛婷婷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证明执法主体及执法人员均具有执法资格;

  证据十,规范性文件—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证明答复人作出涉案征收决定的法律依据。

  经听证审理查明:2003年5月5日,申请人曹**与周**(曾用名:周生苹)登记结婚。2006年7月5日,两人合法生育一女孩;2011年11月11日,两人合法生育第二胎女孩。2015年7月17日,申请人曹**与周**自愿协议离婚,婚姻登记机关向申请人颁发了《离婚证》(离婚证字号L330727-2015-000242)。2016年8月22日,周**在磐安县人民医院生下一男婴。2017年2月17日,受周**的委托由曹**到磐安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办理新生儿曹楚恒的《出生医学证明》。接群众举报后由委托执法单位磐安县仁川镇政府立案、调查、告知等程序后,被申请人于2018年2月2日作出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对申请人曹**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60286元的征收决定。申请人曹**不服,于2018年3月26日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撤销磐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作出的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中对申请人曹**的征收抚养费的决定。

  本机关认为:根据《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四十二条“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由县级人民政府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作出书面征收决定;县级人民政府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也可以委托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作出书面征收决定”之规定,被申请人具有社会抚养费征收的法定职责。《条例》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一款分别规定:“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夫妻,经批准,可以再生育一胎:(一)再婚前各生育过一个子女的;(二)再婚前一方生育过一个子女,另一方未生育过,再婚后已生育一个子女的;(三)再婚前一方未生育过,另一方生育过两个子女的;(四)已合法生育的子女中,有经病残儿童鉴定机构确诊为非遗传性残疾、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的,或者确诊为遗传性残疾、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夫妻通过产前诊断和筛选可以再生育的;(五)其他可以再生育的情形。”本案中,申请人与周**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已生育两胎女孩,在婚姻关系解除后,周**又生育一名男婴,取名曹楚恒。根据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证实,申请人在办理新生儿曹楚恒的《医学出生证明》时所提供的《〈医学出生证明〉首次签发登记表》《浙江省办理〈医学出生证明〉授权委托书》《磐安县人民医院新生儿出生记录》等材料均指向其为新生儿曹楚恒的父亲。在申请人没有申请DNA亲子鉴定情况下,申请人在相关材料上的签名确认其为新生儿曹楚恒的父亲,这些证据可以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按逻辑推理,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人不可能随便承认自己为新生儿的父亲且在相关材料上签名确认。故申请人与周**在婚姻关系解除后又生育一胎,属于多生一胎的事实清楚,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违反《条例》规定的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本机关予以支持。被申请人在立案后依法进行了调查取证并制作了《征收社会抚养费告知笔录》,将违法事实、征收依据、征收初步意见和当事人享有的陈述、申辩权进行了告知,申请人当即提出“没有违反计划生育,申请复议”申辩并签名确认。被申请人依法向申请人送达了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申请人称“被申请人在对申请人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之前没有告诉申请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违法事实、征收的依据及告诉申请人有申诉申辩权,对申请人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程序违法”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机关不予支持。《条例》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生育的,多生一胎的,对男女双方分别按照统计部门公布的当地县(市、区)上一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二倍至四倍征收社会抚养费”。该条第二款规定:“个人实际收入高于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还应当按照其超过部分的一倍至二倍加收社会抚养费。”被申请人根据磐安县2015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00元及2015年度申请人担任村干部收入高于人均可支配收入部分对申请人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60286元的征收决定内容适当,本机关予以支持。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磐卫计征字(2017)第13bet36体育玩法规则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维持被申请人磐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作出的磐卫计征字(2017)第130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的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决定,申请人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原行政行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磐安县人民政府

                         2018年5月23日